寻狐守律

在下狐律,也可以叫我原来的圈名墨律。
我永远喜欢安雷!
是雷吹!
不会画画。
希望被老师们勾搭!
对了在下有时不回评论是因为在下只会尬聊和讲骚话不知道该怎么回,
当然遇到特别感兴趣的也会凑上去勾搭的!

请你握紧他的手(一)

啊啊啊啊啊我螺旋爆炸飞天!!!落叶太太怎么这么棒!!!超喜欢她写的安雷!!

快乐的落叶:

*(目前)18岁安x18岁雷
*请忽略雷狮此时的高冷


————————————————————————————


棕发的男孩慌张地在雾中奔跑着,惊惧,填满了他湖绿色的大眼睛。


“安迷修,安迷修” 清脆稚嫩的声音忽地响起,男孩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咧着嘴笑了起来,慌慌张张地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


“安迷修,安迷修” 声音的主人语速变快,语气里带着催促的意味。


男孩跌跌撞撞的跑着,眼睛焦急地四处张望。他的手臂不断挥舞,试图吹散这无边无际的白雾。 “安迷修,这里” 声音像是灯塔破开黑暗投射来的一道亮光,刺穿白雾来到男孩面前。


男孩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欣喜地跟着光线疾跑而去。


“安迷修”


男孩穿过迷雾,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有些吃力地抬起头,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似乎与他差不多高的男孩,正看着他,向他伸出手来。


“安迷修,握紧我的手”


那男孩的声音温柔平和,隐隐带着点期待。 棕发男孩强忍着反胃直起身子,疑惑地看着微笑的男孩。


不知何处而来的风,轻轻吹过棕发男孩的脸颊,耳边传来细微的声音,像魔鬼在耳边轻声耳语 那男孩低着头,脸上似有白雾萦绕,看不清面容


棕发男孩像是想起些什么,一系列复杂的情绪在棕发男孩眼中掀起层层叠叠的波涛,他将头别过去,嘴唇轻轻颤抖着张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男孩倒是毫不在意安迷修什么反应,步履缓慢地靠近棕发男孩。


“所以”


那男孩突然停住,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右手朝棕发男孩缓缓男孩,像是一秒钟而已转瞬即逝,又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遥远。


风,越来越大,宛如战狼咆哮,又似刀割松木,刺激着他的鼓膜。


棕发男孩仿佛在充满岩浆的火山口,一丝丝细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精致的五官快拧成一团,像是在挣扎着什么。


男孩慢慢地抬起头,长长的刘海顺着额头一根一根地滑到耳鬓,苍白的嘴唇微微张开。


“你........” 那男孩脚下的地面像是薄冰被敲碎一样迅速开裂,打断了他的话。


棕发男孩先是愣了一会儿,瞬间从那熔岩中解放出来,匍匐在裂口边,伸出自己的右手。


他和他的手碰在一起的时候,视线也交织在一起。


他看见一双紫色的眼睛。 ————————————————————————


随风飘扬的米色窗帘,收拾妥帖的木制书桌,滴滴答答的电子闹钟,黑色外壳的小米手机,摇头摆脑的立式风扇。


清晨的一缕阳光穿过窗户,给房间带了新的一天的讯号。


蜷缩在木椅旁的毛毯上的白猫睁开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后迈着慵懒的步子,跳到床上,对着半边脸埋在枕头里的男孩不满地叫唤。


“啊” 床上的男孩似乎受到什么惊吓,从被子里弹身而起。


原本趴在他胸口白猫被这突如其来的起身弹开,毛绒绒的身体在被单上打了个滚,蜷缩成一团白色绒毛球躺在床上。


床上的男孩似乎还沉浸在惊吓当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空洞的眼眸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白猫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耳朵略微耸动两下,身子一跃扑到那个人胸前,目光锐利地盯着面前被吓傻了的人类。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床上的男孩下意识的捂住耳朵,空洞的眼眸变成了一汪清泉,清澈而灵动。


等叫声停止后,清泉似的眼眸里波光流转,带着几分惊疑不定环顾四周。柔软的棉被,两个干净的枕头,小巧的台灯,什么事也没有。


他眼里的波光汇聚在两只肉乎乎的前爪搭在自己胸口,满脸不耐烦的白猫身上。


“喵,喵喵” 白猫冲着木桌不耐烦地叫唤着,挥舞着肉乎乎的小手拍打着那人的胸膛,扯的睡衣的领口随着摆动卷起微风阵阵。


“啊,真是不好意思呢,又起晚了,闹钟吵到你了吧”


温和的声音歉意地说道,带着几分睡醒的慵懒,最后还拖着松软的巧克力蛋糕似的软绵绵的尾音。


他左手抱起白猫,右手掀开被子,打着哈欠走下床,迷迷糊糊地摸到木桌,按下闹钟开关,扯开木椅坐下,搂着白猫趴在桌上,蹭着它毛绒绒的身体欲要再好好睡一觉。


“喵呜!喵喵喵喵喵喵!”


谁知白猫大叫起来,挣扎着从男孩怀里窜出,灵巧地落在地上,略微梳理下毛发后优雅地朝毛毯走去,在它将要躺下睡觉之前还不忘递给男孩一个高傲的眼神。


男孩的左手搭在椅背上,看着白猫高傲的眼神和不屑的表情,仿佛听见它在内心高傲地说道:“呵,愚蠢的人类”


男孩无奈地叹口气,脑袋轻轻靠在左手上,闭上眼睛小声嘀咕着:“到底谁才是主人啊”


窗外是海一样旷阔澄澈的蓝天,棉花糖一样蓬蓬松松的白云,一缕缕温暖的阳光洒在男孩的脸上,配上逐渐均匀的呼吸声,时不时飞来的鸟儿欢快的鸣叫,构成了一副和谐宁静的画卷。


过了一会,男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含着黏黏的尾音说道:“话说,我为什么放假要设闹钟呢”


回应他的,是麻雀好奇的鸣叫,是叶片卷起微风的声音,是白猫在阳光下舒服的轻呢。


“我听见风,穿过地铁和人海,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舒适悦耳的手机铃音响起,男孩的手在木桌上胡乱地拍着,摸到手机后轻轻一滑。


“安!迷!修!”


“喵呜”


从手机的另一端穿来软萌萌的女音,即使这声音此时带着气急败坏的感情,听起来却像是小孩子在撒娇。


白猫也被这一声大喊吵醒,跳到男孩身上,靠着男孩的左腿不满地喵叫。


听到这个声音,男孩稍稍打理下乱糟糟的头发,忍住打哈欠,打开免提,右手温柔地抚摸着白猫柔顺地毛发,说道:“艾比小姐,不知是什么事让你如此生气”


“你是猪吗?昨天约好了七点钟集合,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啊对不起睡过头了,几点了,我看看哈” 男孩终究还是没忍住,打着哈欠,眯着眼睛看向电子闹钟。


“还早嘛艾比小姐,才七...诶?!七点半了???”


男孩抱着白猫蹭地一下起身,将白猫放在桌上,飞一样跑到衣柜前,扯开木门拿起一件红色套头衫就往身上套,却忘记自己身上还是睡衣,又急急忙忙地脱掉衬衫,解开睡衣,露出健壮的小麦色肌肤和六块线条分明的腹肌。


“喵~喵喵” 白猫从木桌的边缘探出毛绒绒地脑袋,看着离自己很远很远的地面,抬起头不满地冲着拿起衣服的男孩喵喵叫。


男孩扯着衣服,脑袋好不容易从衣服里钻出来,看着气呼呼的白猫,温柔地说道:“乖,早餐午餐我待会会准备好,晚上等我回来再做”


电话里突然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像是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喂,安迷修,你在干嘛”


白猫似乎不生气了,好奇地看着手机荧屏上的头像,是一位红发女孩。它像是发现新玩具,喵叫几下,用小爪子拍着电话屏幕。


“我马上出发,艾比小姐” 穿好衣服后,男孩从衣柜里挑出一件黑色休闲裤,坐到椅子上开始穿,一边对着电话问道:“艾比小姐,你还没告诉我去哪里玩呢?”


“你到了就知道了,现在快过来”


“好的好的” 男孩穿上裤子,站起来踢蹬两下,握着白猫的爪爪将它抱入怀里,说:“艾比小姐,我去给小狮子准备早餐和午餐,我马上就出发”


“快点” “诶好” 男孩还想说些什么,电话却传来“嘟嘟”的响声。


“我忘记了....到哪里集合啊” ——————————————————————————


清晨,阳光微醺,洒在茂盛的树叶上,在青草边的长椅上留下一个个小光圈。


树下,站着两个人。


左边坐着的,是一位娇小可爱的女孩。她束着简单的马尾,生的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上去充满了活力。她那红润的小嘴赌气似的嘟起,对着手机小声嘀咕着什么。


和她相比,另一侧的青年就显得高大英挺。他有一头浅紫色的短发,宛如水晶葡萄般的双眸里却含着些莫名的愁绪,他靠着树,左手背在身后,侧着头,盯着马路看的出神。


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行人步履匆匆,路灯亮了,行人就走,绿灯亮了,行人就停,一切井然有序。


“他来不来”


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感,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平淡,无味。


“他敢不来吗?”


女孩的声音就和她人一样充满了活力,她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了一旁的青年身上,说“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青年仍然没有转头,也没有回答,只是他的眼睛微垂,看向自己白皙的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错了吗?”


“啊,什么”


女孩一直都在盯着青年的脸,想要从他的表情上找到一些答案,却错过了青年的轻声呢喃。


“没什么”


青年有些烦躁的闭上眼睛,轻描淡写地回答。




“真是奇怪,还要我约人出来,本来想早点去看看金的”



女孩不满地嘟囔着,见青年没什么反应,就无聊地拿手机刷起微博来。


『金,那个呆头呆脑的家伙。』


『可惜他,没我幸运呢』


蝉不知疲倦地叫着,扰人心烦。青年的右手抓向身后的左手,又像是触电一样收回来。


“啧”


他悄悄转头,见女孩还在不停地刷着微博,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闭上眼睛,只是左手依然背在身后。


风儿轻轻吹过,小小的光圈围着他们翩翩起舞,像是童话里的公主与王子在树下休憩。只不过公主拿着手机,嘴里还不停地吐槽那个谁谁又有八卦。而王子则是一脸冷漠,好像一切都与我无关。


——————————————————————————————


泗水路,是这个街区最繁华的街道之一,因购物、小吃而闻名。车水马龙的水泥路,络绎不绝的游人,嘈杂而不失新鲜感。


安迷修终于想起他们在哪里集合,在绕了两三条街道后,终于来到泗水路,而他们的集合地点,则在泗水路边上,一个宁静的公园里。


安迷修正站在红绿灯前,耐心地等待着,看着面前密集的车流。


偶尔有几个机灵的年轻人,想要抓机会冲过去 ,却无功而返,只得和大家一起等候绿灯。


安迷修环视一圈,一个年轻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个年轻人戴着耳机,手指在手机荧屏上灵活地跃动,丝毫不知红绿灯还有五秒就换灯。


安迷修也不知怎么回事,靠近年轻人,在绿灯亮起时说:“绿灯了”


年轻人的耳机音量似乎不大,听见了安迷修的提醒,冲安迷修善意地笑笑,依旧拿着手机,过了马路。


安迷修有些失落地看着他的背影,也过了马路。


他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加快速度朝前方的路口走去。


——————————————————————————————


@墨律 是拖了好久好久好久的文  对不起现在才更新😅
这个小可爱画的画超级可爱
谢谢你的画


后续故事我还要再想一想emmmmmm




















评论

热度(17)

  1. 寻狐守律快乐的落叶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我螺旋爆炸飞天!!!落叶太太怎么这么棒!!!超喜欢她写的安雷!!